<cite id="nbhvr"></cite>
<ins id="nbhvr"></ins>
<ins id="nbhvr"><noframes id="nbhvr"><cite id="nbhvr"></cite>
<cite id="nbhvr"><span id="nbhvr"></span></cite>
<ins id="nbhvr"><noframes id="nbhvr"><cite id="nbhvr"></cite> <cite id="nbhvr"><span id="nbhvr"></span></cite>
<var id="nbhvr"></var><cite id="nbhvr"><span id="nbhvr"></span></cite>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教學教研 > 教學資源 > 正文內容

湖南肺結核事件引關注:為何“確診”人數數據不一?

作者:admin 來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7-11-18 瀏覽次數:

五問湖南肺結核事件:為何“確診”人數數據不一?

9月,桃江四中一名感染肺結核學生服用藥物過敏后,去醫院急診抽血化驗。 受訪者供圖

湖南衛計委:桃江四中已確診29例肺結核

國度衛計委責成當地核實情形,及時公然宣布正確信息,派員赴桃江縣督導疫情處理工作

湖南省桃江縣四中多名學生感染肺結核一事有了新進展。

昨日,湖南省衛計委發布情況通報,截至11月16日,共發現29例肺結核確診病例和5例疑似病例,另有38名學生預防性服藥,共計72名學生接收治療和治理,對疑似及防備性服藥學生的診斷待察看、復查后再予以確認。通報稱,目前疫情已得到有效節制。

昨日,國家衛計委也通過官方微信表示,國家衛生計生委高度器重湖南省桃江四中結核病湊集性疫情。國家衛生計生委主任李斌批示,責成當地核實情況,及時公開發布精確信息,全力以赴做好患病學生的治療工作。17日下戰書,相關工作職員和防治專家已達到湖南省桃江縣督導當地疫情處置工作。相干進展情況將及時發布。

昨晚,桃江四中校長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學校是在8月3日接到了縣疾控中心和縣教育局的告訴,得悉有學生檢查出了肺結核,他解釋稱,“因為學校不是檢測機構,對于這種慢性的傳染病學校檢測不了,只有等相關部分檢查出來了通知學校。”

他告訴記者,8月3日之后,學校開始采用系列措施,首先增強了肺結核常識的宣揚和遍及,同時搞好學校衛生,重視教室透風,此外,從8月10日至8月19日,學校配合疾控部門對364班進行了4次篩查。

多人感染肺結核

桃江縣四中是當地市級重點高中,每年期末,學校都會進行一次“篩考”,成就好的同學能順利轉入優生班,成績不好的則轉去普通班。

2015級364班是該級15個文科班中獨一的優生班。2016年六七月間,一名男生常?人,張昕當時是他的同桌。她記得,去年夏地利,同桌最開始是感冒,吃了感冒藥和止咳糖漿之后仍然不奏效。

去檢查后,同桌便休學了。之后兩人偶然聊天,同桌告訴張昕說“覺得肺都要咳出來了”。但是,同學們并不知道這個男生得了什么病。同學小梅回憶:“當時老師沒有告訴我們檢查結果,也沒說讓我們也去醫院做檢查,我們都是暗里里據說,他得的是肺炎。”

之后,班里另一名男同學也出現時常性咳嗽。

小梅說:“他期末測驗都沒考完,就整理書包說要回家,接著就轉學了。當時我們都不知道原因,后來才知道,他是因為肺結核。”

2017年1月,364班姜歡發現,自己的同桌在吃治療肺結核的藥。她現在回憶起來,這位同桌應當是班里感染肺結核的第三人。

2017年4月30日,黃鑫被確診為肺結核。那時,他剛由364班轉到了375班。

他感冒發熱了,母親張悅帶著他去桃江縣國民醫院打吊針,檢查成果是疑似肺結核。肺結核在當地叫作癆病,在張悅的印象中是很嚴重的病,“是治不好的”,張悅急紅了眼。

他們去了縣疾控中心進一步檢查,黃鑫由此確診?h疾控中心醫生告訴黃鑫,“是陰性的,不會傳染,不需要休學”,張悅服從了醫生的倡議,黃鑫爾后便始終繼承在學校上課。

這位醫生還告訴黃鑫一家人:“你們很榮幸,如果不是由于感冒當初發現,當前越晚發現會越嚴峻。”

最初,張悅同很多家長一樣,認為只有自己的孩子得了病。直到2017年7月份,她帶著孩子去疾控中央拿藥時,遇到了好多少位意識的同學,而且都來自364班,才開端認為奇異。

364班崔佳琪的母親也是在7月份開始疑惑學生發生群體感染的。母親在7月10日下午接到宿管老師電話,得知兒子在學校跑步時吐了血,被帶去縣人民醫院檢查,拍了CT后確診為肺結核。但她以為,只有自家孩子有病,懼怕影響孩子,“都不敢告訴別人”她哽咽道。

在崔佳琪住院幾天后,母親去疾控中心拿藥,無意間聽醫生提到“364班好多同學都來拿藥”,才開始猜忌。她追問,為什么364班好多同學,對方稱需要保密,便再沒有更多信息泄漏。

“可疑”的放假

時至2017年暑假,桃江四中將畢業班的暑期補課停了下來。7月28日,學校通知高三年級放假十天。

這很不尋常。桃江四中是鎮上唯一一所高中,364班是年級唯逐一個文科優生班。該校向來對學習抓得很緊。在張昕的記憶中,從高一開始,他們平凡周末也上全天課。高三之前,上半個月課放兩天假,到了高三,就只放月假,即每個月月底放兩天。寒暑假也一直都是放十幾天,其余時間都在學校補課。

一名后來感染的學生家長稱:“孩子聽說放假都愉快壞了,我們根本不知道是為什么要放假。”

到了8月6日放完假回來的晚上,364班班主任叫了三個男生去辦公室談話。學生方敏回憶,以為是叫出去搬新書,結果這三個男生回來后告訴他們,學校讓他們休學,重點在于,“這三個男生都是和前未幾轉學的學生玩得好的”。

這三個男生,都出現在學生自行征集的肺結核感染名單中。

在接下來的幾天里,班上仍有同學陸續出現身材不適,簡直天天都有人請假回家。

自行確診

更多家長依然不知情。364班的宋暢在8月8日被確診為空泛性肺結核。

8月6日,宋暢告訴媽媽自己有點咳嗽,想去大醫院看看,可媽媽覺得并沒有那個必要。她以為,咳嗽無非就是有點感冒,鎮上的醫院去看看就行了,去縣里要延誤學習。

宋暢謝絕了,保持要去大醫院治療。媽媽不清楚當時孩子的堅持。終于,8月7號放學回家后,宋暢才哭著告知媽媽:“我的同桌得了肺結核休學回家了,我必需得去大醫院檢查。”

此前一晚,被學校勸告休學的三位男生之一,正是宋暢的同桌。

宋暢媽媽這才焦急了。第二天一早,宋暢在縣城的桃江中醫院,查出空洞性肺結核。接著他們又去了縣疾控中心,論斷并沒有轉變。

“我不信任,我的孩子只是咳嗽,沒有吐血,怎么可能是肺結核?”宋暢媽媽回憶說。從那時起,宋暢就開始休學,吃藥,沒過多久便開始吐血。宋暢媽媽哭著說:“自從病了以后,他就再也沒碰過書本,他沒有信念了。我第一次帶著他去復查,走在路上的時候,他的眼睛就呆呆地看著其他學生背著書包上學,我心里真的好難過。”

這位媽媽說:“學校確定是早就知道有得這個病的學生了,如果能早點采取措施,我不敢說我兒子就不得病了,但至少能輕易痊愈些。”

隨著請假人數的遞增,學校從8月10日開始組織班里同學做血檢,結果又發現了4個疑似病例。方敏回憶當時的情況說:“檢查回來班主任撫慰咱們說只有4個,大家能夠放心學習。”

然而,同窗們沒有徹底釋懷。班里不少感到本人有些癥狀的學生,仍是自行請假去別的醫院檢討。這些再去檢查的學生,后來再未返校。

364班張昕是在學校組織集中血檢之后的8月16日被確診的,“只給我們一個班查,因為之前我們班良多人生了病。”

做完血化驗確當天下晝,老師開車載11名可能有問題的同學去了縣疾控中心拍胸部影像,做進一步檢查。拍完學生們持續回校上課,檢查結果則直接返還學校。她記得,當天晚飯時,班主任還告訴大家“11個同學都沒有任何問題”。

不料,一兩天后,張昕被通知電影有問題,請家長帶去復查。8月16日,7名同學被確診為肺結核,開始休學。

她告訴記者,他們確診后,班主任曾告誡大家,“這種事情不要宣傳出去,不能讓全世界都知道你們有病。”

“越晚發明越嚴峻”

跟著請假人數一每天遞增,學校再度決議8月20日至27日給高三年級放假一周。

這個放假通知,364班的同學在8月18日就接到了,方敏說:“18號下午第五節課,數學老師走進來說,我們班因為發病的人更多,所以大家提前放假讓家里人帶著去體檢。”

學校還劃定,只有體檢及格拿到復學證實的學生,才干在8月27日回校上課。但這個89人的班級,在27日回到課堂的,只剩不到50人。

364班的姜歡憑借自己的記憶并向患病的同學核實后,做出了一份確診名單。她告訴記者,10月15日,學校為了大家盡快復課,再次組織學生在桃江縣人民醫院進行了CT檢查,而在當時醫院做CT排號表的屏幕上,就顯示出有44位同學。后來檢查結果又確診了10個左右。

“越晚發現越嚴重。”其中病情最嚴重的學生,已經從桃江縣人民醫院轉至長沙,醫生甚至下達了病危通知書。

目前網傳有學生已涌現肺癌的情況,記者在11月16日接洽其父親了解到:“經省人民醫院檢查后,還不能斷定就是肺癌,但有可能發生,來日會做進一步檢查看向那方面發展的幾率有多大,病情確切不容樂觀”。

學校隱瞞病情?

針對學生患病的本源,家長們從8月中旬集中檢查多人確診后,開始結合起來找學校要說法。對孩子染病的起因,學校方面的答復也并沒有讓家長滿足,一位不愿流露姓名的家長回想道:“學校稱學生的肺結核的成因還很難說,也可能是外界空氣傳染、家族病史等原因造成。”

他告訴記者,自己的孩子在3個月前就確診為繼發性肺結核,在訊問了湘雅醫院的醫生后知道,這一類型的肺結核屬傳染導致。據該家長了解,目前出現感染的375、361班,也均接受了從364班轉從前的學生。

該家長以為,學校訂學生成心瞞哄了病情。他解釋說:“之前我們一點都不曉得產生了什么事件,8月18日班主任忽然在微信群通知,讓家長帶著孩子去縣人民醫院做檢查。結果一查,我的孩子就檢查出了這個病。”

此外,該家長還表示,經由屢次協商,學校贊成把暑假補課費退回,這學期的膏火也不再繳納。因病情沒有考上大學的學生,明年可繼續在該校免費上學。不過,目前還是口頭許可,并沒有簽勘誤式協定。

針對各類抵償事宜,家長稱,目前只有在桃江縣內病院的治療用度可報銷,如果抉擇去縣外的醫院醫治,學校則難以支付。據懂得,有病情重大的家長已在治療上破費近10萬元。

新京報取得一份桃江縣人民政府于10月31日的《桃江縣第四中學患肺結核學生家長訴求現場回答會議紀要》,這份會議紀要稱,縣衛計局將聘任省市內專家組成專家組,按“一人一案”準則全面會診,經確診治療后,達到復學條件的,開出復學證明,及時部署復學;所有患結核病學生的門診治療費用憑醫院正規發票全額納入報銷規模;住院費用按保內費全額予以報銷,醫保報銷后殘余部分的治療費、醫藥費、住院費由縣政府統一解決。

同時,患病服藥6個月的,予以救助資金3000元,患病服藥9個月的,予以救助資金5000元,病情嚴重的,專題研討處置。

11月16日,桃江縣教育局政務服務股工作人員向新京報記者表示,大部分學生已回學校上課。

這名工作人員稱,對于復課的學生,由省級專家開出復學證明,批準他們回去上課。教導局和學校則幫學生治好病,幫他們補上作業,做善意理勸導,學生的治療費用全由縣政府埋單。

5問湖南肺結核事件

1 為何“確診”人數數據不一?

記者發現,桃江四中學生自行收集“確診”人數與昨日湖南衛計委通報確實診人數并不一致。

對此,中國防癆協會學校與兒童結核病分會主任委員、上海市(復旦大學附屬)公共衛生臨床中央呼吸結核科主任盧水華告訴新京報記者,這波及疑似感染結核桿菌是否真的會發展成肺結核的問題。

盧水華說,要確診為肺結核必定還需要做多種檢查。鑒定診斷手腕包括:影像學檢查如X線、胸部CT;病原學檢查如痰涂片鏡檢、結核菌造就和分子檢測技巧;免疫學檢查如結核菌素試驗、伽馬干擾素釋放試驗等。

湖南桃江四中曾在今年8月10日組織學生進行血檢伽馬干擾素釋放試驗,發現了4例疑似病例。

“與結核菌素皮膚試驗一樣,伽馬煩擾素開釋試驗只能檢測出是否感染了結核桿菌”,盧水華表示。幾類人在功效畸形的情況下可能對結核桿菌有陽性反映:感染結核桿菌沒有發病、曾患結核病但自愈的人、患了結核病經治療以后治愈的人、接種過卡介苗的人群會對結核菌素實驗發生陽性反響。

“大多數感染人群基本不需要恐慌,大部分感染人群是不會發病的,”盧水華給出了一個數據,感染結核桿菌的人,大略只有5%、最多10%終極會發病。

國家衛生計生委疾控局王斌副局長曾在去年世界防治結核日上表示,感染結核桿菌之后是不是發病、什么時候發病取決于人體的免疫功能,感染結核菌的數目等是影響其發病的因素。

2 肺結核疫情應如何上報?

從2004年開始,國家開始樹立傳染病網絡直報系統,全稱叫“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信息系統”。系統共包括傳染病呈文信息采集(傳染病講演卡),個案信息管理,公共衛生基本數據,結核病、艾滋病等專病報告,統計剖析等8個子體系。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中蓋結核病項目辦主管黃飛告訴新京報記者,在這個大平臺中,真正實現我國39種法定傳染病檢測和上報工作的,是“傳染病疫情報告信息管理系統”這一分支。全國100%的縣級及以上疾病預防控制機構、98%的縣級以上醫療機構、94%的基層醫療衛活力構實現了法定傳染病實時網絡報告,直報單位總數達6.8萬余家,日監測傳染病個案病例約2萬例。目前直報速度已縮短到4小時。

醫療機構將傳染病疫情轉達給管理平臺,只要在電腦上填寫一張“傳染病報告卡”。黃飛介紹,“甲類傳染病要求院方在2小時內就得上報,乙類傳染病則在24小時內上報。”肺結核屬于乙類傳染病。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官網先容,傳染病監測室工作人員會對前一天網絡直報的全國傳染病和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信息進行分析,中午前將該報舉報送給衛生部、中國疾控中心等的相關引導,作為決議主要根據之一。

依照《學校結核病防控工作標準》,一所學校在統一學期內發生10例及以上有風行病學關系的結核病病例,或呈現結核病逝世亡病例時,學校所在地的縣級衛生計生行政部門應該依據現場考察和公共衛生危險評估結果,斷定是否形成突發公共衛惹事件。

11月16日,湖南桃江縣發布通報顯示,8月19日,桃江縣第四中學發生肺結核病突發公共衛生應急事件。

但是事件級別并沒有確定。按照《國家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預案》等規定,需要肯定事件級別。衛生計生行政部門應當在事件確認后2小時內向上級衛生計生行政部門和同級政府報告,并告訴同級教育行政部門。

3 感染結核桿菌就會傳染?

上海市(復旦大學從屬)公共衛生臨床核心呼吸結核科主任盧水華說,沾染結核桿菌但不發病的人沒有傳染性,即便是發病的人群也不是所有人都有沾染性。須要查痰涂片鏡檢、結核菌培育跟分子檢測,假如呈痰陽性,這局部人才是真正存在傳染性的。

“感染并且發病、且發病檢查后呈陽性,同時滿意這三個前提才會具備傳染性,也就是少之又少的人才會有傳染源。”盧水華表現。

4 打卡介苗還會得肺結核?

我國自1978年開始實行兒童打算免疫,卡介苗被納入兒童規劃免疫為適齡兒童免費接種。中國疾病預防掌握中心規定,新生兒在知足條件的情況下,需在誕生24小時后盡快注卡介苗,一人一針。

“卡介苗依然是目前最有效預防結核病的疫苗。”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胸科醫院副院長在去年世界防治結核日上表示。目前卡介苗是全世界所有國家在預防結核病時用的唯一疫苗。

不外,即使是打針過卡介苗,仍有可能患上結核病?ń槊鐚和谀X膜炎和播散性肺結核擁有牢靠的掩護后果,至于對成人的維護效果仍有爭議,此外,卡介苗的有效期跟地區也有關聯。

廣西壯族自治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生物制品科科長楊進對新京報記者說明:“對于成年人而言,還是重要以治療為主,目前沒有藥物或疫苗的預防辦法。”

WHO一份文件里曾提到,卡介苗不能預防原發性感染,也不能預防肺部埋伏感染的復燃,而后者恰是結核分枝桿菌在人群中傳布的主要來源。

5 “癆病”肺結核能治愈嗎?

接受采訪的一位學生家長提到,肺結核是“癆病”,“是治不好的”。

實際上,“肺結核的治愈率很高”,盧水華表示,“現在治愈率總體到達85%以上,復發幾率低于5%。”

不過,多數專家曾指出,對于大部分老年結核病患者來說,預后差,死亡率高,且混雜多種疾病,治療難度大。

一般肺結核病人的治療周期大概需要6個月,而耐多藥肺結核病人的治療周期至少需要兩年時光。

目前全國部門省份履行了不同經費起源的結核病把持名目。免費檢查的范疇包含:胸部透視、攝X光胸片和痰涂片檢查。免費治療僅限于供給同一計劃的抗結核藥物,其余費用自理。

(應采訪者請求,文中張昕、小梅、姜歡、黃鑫、張悅、崔佳琪、方敏、宋暢均為化名)

【字體:
WWW.1467Q.COM